吾家娇女

首页
字体:
上 章 目 录 下 页
第一章 东宫
    燕京,孟夏四月,柳暗花明,葱郁如茵,是万物化育的好季节。夏早日初长,南风草木香。四月初六日是太子妃沈氏三十二岁的生辰,虽然不大摆宴席,但是太子妃还是发请柬,请了些关系相近的女眷过来。

    清晨,晏府四房的四太太南平郡主早早起来,边梳妆边问道:“去看看小姐可起来了?”

    南平郡主出身荣王府,共生育了三子一女,长子晏同烛十二岁,家族中排行第四;次子晏同亮十岁,家族中排行第六;三子晏同明七岁,家族中排行第九。依照晏府的规矩都已搬到外院居住,如今身边就只有五岁的小女儿晏萩还住在四房正院的西跨院里。

    “娘。”晏萩艰难地翻过高高的门槛进来了,她虽已满五岁,可因是个早产儿,小小的一只,还体弱多病,几次病得奄奄一息,险些夭折,把晏四爷和南平郡主吓得够呛,也让南平郡主自责不已,是她这个当母亲的没能给女儿一个好身体。

    “我的儿,昨晚睡得可好?”南平郡主上前将女儿抱起,亲了亲她的小脸。

    “潇潇昨晚睡得很安稳。”晏萩娇娇地答道。潇潇是晏萩的小字,是她的外祖母荣王妃特意去广济寺,请那里的高僧为晏萩取的,希望能借佛祖的力量,保佑小外孙女儿平平安安长大。

    “今天要去东宫给太子妃祝寿,你姨母跟你说的事,你可记住了?”南平郡主笑问道。

    晏萩点头,“记住了。”

    南平郡主放下晏萩,打量她的穿着,晏萩年幼尚无封号,身上穿得是樱红色绣如意纹的交领长袄,梳着花苞髻,髻上簪着镶碎红宝石金簪,胸前垂着几根细细的小辫儿,尾端缀着小小的银铃,显得十分的俏皮可爱。脖子上戴着一个金项圈儿,圈上錾刻着鱼鳞纹,下面坠着雕有福寿纹的长命锁,锁上刻着双蝠拱寿桃和长命百岁的四字吉谶;锁的下方缀着佛手、石榴、寿桃、花生等形状的坠子。

    “潇潇,今天打扮的很漂亮哟。”南平郡主满意地笑赞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娘漂亮,所以女儿才漂亮。”晏萩嘴甜地道。

    “早上起来吃蜜糖了,这么甜。”南平郡主笑着点点她的鼻子。

    “不吃蜜糖也这么甜。”晏萩笑道。

    母女俩穿戴整齐后,南平郡主就让人抱着晏萩,坐着软轿,去春晖堂给晏老夫人闵氏请安。晏老夫人闵氏出身平国公府,是现任平国公之妹。晏太傅有五个儿子两个女儿,但只有长子、次子和四子是晏老夫人所生。三子、五子和两个女儿都是庶出。

    长房、三房和五房的人已经都到了,晏二爷在江宁府任四品知府,如今带着妻子儿女在任上。大太太周氏、三太太蒋氏、五太太汪氏和大奶奶王氏,坐在下方的靠背椅上,陪着老夫人闵氏在说话。晏老夫人年近六旬,满头银丝,额头眼角俱是皱纹,面容慈祥,唇角含笑地看着几个孙女。一个胖小子正在她坐的罗汉榻上翻跟斗,这胖小子是五房才两岁的十少爷晏丰华。

    南平郡主和晏萩一进门,婢女就上前行礼道:“给四太太请安,给十二小姐请安。”晏家人丁兴旺,晏萩这一辈如今就有十位少爷,十三位小姐,五爷和五太太,还年轻,指不定还要增加多少人数。大少爷晏同书也成亲了,虽现在还没有子嗣,但迟早会添的,到时候晏家就是四世同堂了。

    “不必多礼。”南平郡主牵着晏萩绕过八扇绘四季风景的大屏风,屈膝行礼,“母亲,儿媳给您请安了。”

    晏萩给祖母请过安,挨个儿把屋里的伯母、婶母和堂姐们叫了一遍。晏大太太等人看着她,都露出和霭可亲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小人儿那来得这么多的礼数,仔细累着,潇潇呀,快过来,到祖母这里来。”晏老夫人对这个病弱的小孙女非常的疼惜,曾为了给她祈福,去寺里吃了七七四十九天的素斋,平时也常吃斋念佛。

    “祖母。”晏萩走过去,扑进晏老夫人怀里。

    晏老夫人搂住她,不让她打滚,“我的乖乖,你一会要出门,可不能把衣裳给揉皱了。”

    晏萩一想也是,乖乖地在晏老夫人身边坐下。晏老夫人摸着她的小脸,道:“祖母让厨子做了鸡蓉燕麦粥,一会潇潇要多吃一碗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晏萩笑应了,她并不怎么挑食,只是身体弱,胃口小,吃不下多少东西,这就让长辈们非常的担心,总想哄着她多吃一点,这样身体好强壮一些,不要那么容易生病。

    晏老夫人对晏萩的亲昵和关心,让坐一旁边的几位姑娘神情各异,有嫉妒有羡慕,还有怨恨。晏萩不用看也知道,对她有怨恨的是三房排行第六的堂姐晏芗。晏萩出生没多久,就知道她这个堂姐是个重生女,她的早产是这位堂姐造成的。

    南平郡主怀孕六个月时,给晏老夫人请安的路上,被猫冲撞摔了一跤,那只猫是晏芗偷放的,晏萩之所以会知道,是她满
本章未完,请翻开下方下一章继续阅读
上 章 目 录 下 页